第六回   困难

 

1. 计算工具


书接前文.有了理论是要通过计算来验证.

诸位,时代不同了,天文数字的计算不能再用手算.

1984年刚刚有286计算机,一般人买不起.

另一方面,当时的界面,不是现在的视窗.可能要用汇编语言等等.

不过,那时有好的电算器. 他买了一款: JINNI,EC-512 (SHARP) 十位数电算器.

 

 

 

 

 
计算器可以设置128步程序
计算器有9个存贮器,

用来存贮常数或计算结果,

供程序调用.

这个功能很不错.

     
显示中间结果.很有用.

当计算球外天体的总红移时,

设: 速度红移+修正项=1 ,

为中间显示,

这时,总红移即最大红移值.

 
     

 

 

 

2. 抉择

高山流水: 从山顶往下引水,不同的始点有不同的终点.

他深谙此理.

前文书说过,力与距离成正比,是什么先入之见.

其实,话是可以这么说,作起来就不那么简单.如同高山流水,势必有所抉择.

距离的其它数学形式, 是一定要考察的.

幸运的是,这种考察比较简单.


1) 已知的观测事实是: 距离越远,红移值增大的越快.

显然,只有距离的正指数形式符合这一要求.

而且,只有指数等于1,才有可能是正确的.


2) 即使作出了最后的决定,

还必须作进一步的考察.也就是要作全面、深入、细致的考察.此乃高山流水之真谛.

从冯天岳的记录本上扫描几页,便可看出这种抉择是多么的慎重.

 

   

图1 对速度红移的考察

图2 对速度红移的考察

 

 

图3 对斥力红移的考察

图4 对斥力红移的考察

 

 

   

图5 对斥力红移的考察

图6 对斥力红移的考察

 

 

 

图7 考察速度红移和斥力红移的合并

 

 

看得出, 是相当的慎重吧.

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敢从头进行全面的计算.

因为,浪费几年时间固然可惜,而失败是无法容忍的.

诸位有所不知,这"无法容忍"对于强者来讲就是无地自容.

对于弱者才有什么,只不过从头再来.

 

1984年,他已不讲课,而在仪器室工作,仪器室只有他一人.

村镇的中学一年也没有多少实验课. 所以在时间上如鱼得水.

最重要的是,他睡在仪器室,不受作息制度的限制. 实在是太妙了.

每天起码有12小时以上的时间进行计算. 计算了近三年.

如此费时,是因为摸索着进行.要搜集资料,要分析和理解,等等.

若用业余时间搞,每天几个小时,十年也弄不完.

再要是拉家带口,那就作梦去吧!

 

至此,可以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冯天岳不往北京调.

别人找上门来动员,可以帮助往北京调.他不调,

还有的,只要成婚,老丈人就有权力调动.

等等.

他惧怕那个坐班制.他在山西工作了十年,吃够了这种苦头.

 

不难看出,他的牺牲太多,太大了.

青春,家庭,经济,职称,生活,娱乐........

特别是这仪器室,全部的化学用品都在仪器室.

即使冬天也要开着窗户.绝对不敢关.

可叹,40多岁的人,牙都被熏的掉光啦.

明知如此也要忍耐.

与其说矢志不渝.不如说有病.

 

 

 

欲知还有什么困难,且听下回分解.

 

2008.3.26.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