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年 如 一 日


苍天不负有心人

 

 

一、冯天岳如何发现斥力定律

 

 

1)一本启蒙的书《膨胀的宇宙》,留下了印记

我在中学时,于1956年就买了这本书,那时对宇宙有了一点了解。
大约是高一的下学期,我到北京24中(原大同中学)的天文小组,看到了土星光环,
实在是太美妙了,太新奇了;所以,当物理老师,丁老师问我将来作什么?我说搞天体物理。
1959年,我的高考失败,成绩很差。其中有一物理题:是拉车省力还是推车省力?(拉省力)
我不知是否答对。恰好有一位同学,我和他一同走向校门时,他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忘记是怎样回答他的,好像是我错了。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刺激,竟然让“推车、拉车”这四个字刻骨铭心的伴随了我一生。
本应当在1958年夏天高中毕业,但是在大年30晚上,相当于1958年初,突然吐血块,从而休学。
在休学的一年里,继续阅读此书。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但斥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另一方面,天天夜里对照星表在天空中找星座,成为天文爱好者。
青年时期的深刻的印象是不寻常的,它会永远埋藏
在脑中,以求一呈。
 

2)文化大革命中有了巧遇

1959年进入大学,应于1964年毕业,但是 ,大三再次吐血(这次是血水),
这是因劳累过度,我闭门造车的翻译了三本书(俄文),结果一本也不能出。
连休学带留级就到了1966年; 毕业设计已作完了,差一个多月就毕业了,结果赶上了史无前例了。
5年大学上了9年。总是踩着背运的点走。
我是消遥派,天天去北京图书馆。在杂志阅览室,遇到了“争鸣”,
可能是“自然科学争鸣”。我知道了红移争论,从此有了红粉知己。

3)1984年秋的灵机一动

我记得很清楚,我趟在叠起的被褥上,看着顶棚。
不知什么原因,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推车和拉车的效果一样,
就是在这一瞬间,同时涌现出类星体的红移,
如果说类星体的质量不足以产生大的引力红移,
那么地球这个方向对类星体有个排斥作用,其效果不是一样吗!
一切就这么开始了。
如果不是天天脑子里有红移、类星体、斥力,也不会在一刹那间把它们与推车拉车联系起来。
苍天不负有心人。

4)收集书籍的偏执症,给了我最珍贵的回报

很早很早,我就有了茹科夫斯基的《理论力学》,这回帮了我的大忙了。
原来,斥力的性质早有人推导出,我捡了个现成的。
但我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我一生的工资几乎全买了书。
有时吃饭都要预支下月工资,真正的一贫如冼!
难怪我要去刷码根码的小广告吧!
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

据说书中自有颜玉;可是我的运气不好.
母亲告诫过我:“你是不可兼得的”。

知子莫若母。从小记性不好,迟钝,愚,故一心不可二用吧。
母亲1992年得病,至今卧床不能动,我已侍奉她十几年,母亲的恩是永远报答不完的。

 

 

二、计算过程

以后再写,



每周电脑报封面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