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入点的启发


我老了,不想研究什么了. 随便说两句吧.

 

切入点即突破口.

用代数方法证明洛仑兹变换不易发现切入点

用四维时空不易发现切入点.

说明什么问题呢? 说明数学只是你的工具,数学不是你的狗.

恩格斯:

    "纯数学都是研究抽象的.它的一切数量严格说来都是想象的数量.

    一切抽象在推到极端时都变成荒谬或走向自已的反面"

 

1. 发现过程.

    (1) 首先是,从光影发现了切入点.

    (2) 在写书的过程中,明白了一件事,于是写出下面一段:

(书上的 §3.3 开头)

从几何学上看,OA是一个矢量,它的坐标分量具有关系(3)和关系(4)是完全正确的,但这只是数学上的正确。

如果把关系式(3)和(4)应用到物理上,则不一定正确。我们在推导洛仑兹变换的过程中,默认(3)和(4)是精确的。因此有必要审查一下,(3)和(4)式应用于物理现象时,它们是否精确。


    这段的话看似平淡,实际上很精辟,精彩,经典.

 

2.启示

    1. 从光影找到切入点,现在看来,太简单了.人人都做的到.

       这种方法,与人的因素(素质)有很大关系.

       马克思是从手中的货币找到了剩余价值.但是别人没有.

    2. 从方法上找到切入点,也是大多数人可以做到的.只须细心一点.

       那么,为什么人们都不细心呢?

    3. 我认为:

       数学思想与物理思想是有区别的.

       数学的思维方式与物理学的思维方式不同.

       物理着眼于现实,数学专注理想,游弋于抽象.

       思维是有惯性的.一旦上了一条路,再回头很难了.

      

2.认识自已

    物理学中,剩下的问题,都不像相对论这么容易摆平了,

    如核力公式,电子结构,单极感应,力的统一等等.这预示着可能有一场新的变革.

    从切入点得到的启发是:提升方法论的水平是唯一的出路 。

    那么,什么叫方法论呢?

    读一点方法论和哲学方面的书.

    尽量使知识面广一些.

    审查一下自已的慧根和悟性,不行的话,就要以勤补拙了.

    冯天岳努力去做了,那又如何.也不是首先从方法上找到切入点.

    说明什么,还要,必须,使劲使劲,用力用力提高方法论水平,否则一点戏都没有..

    能够平心静气的认识自已.这就,还有戏.如果能再活几年.

 

 

 

瞎侃

 

    寂寞庭院春来迟

    大雪封门无人迹

    窗前孤灯映白发

    飘飘女子轻声唤

   
    温酒几杯心已融

    手谈一局意更浓

    年夜夫妻醉是亲

    不到天明不是爱

 

夫君我来了,快开门.

    你怎么搬到这么个破地方.这对你不公.

我卖了所有的东西,

    只剩下一张床,一对桌椅,一堆书.

    这是预料之中的,只是因为出书,来的快了些.

你不是说,千金散去复还来么.怎么也不来.

    夫君的脸上有泪痕? 又是听周璇的花好月圆了吧.

    是不是听到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受不住了!  唉,正是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

    夫君想开点吧,有得必有舍.不必计较个人得失.

    可也是,大年夜,你离群索居,好不孤独.这都怨你,拒绝任何人.

    若不是我紧紧抓住你不放,也早成了露水夫妻了.可也是,没有这么狠的心,怎么能成大业.

    我想起古龙小说圆月弯刀中,那个柳若松和丁鹏,为了名,什么绝情的事都干得出.

娘子这么说不合适吧,能说我一点公益想法都没有.

    谢谢娘子风雪夜来看我,还给我带来美酒.一瓶白的,一瓶红的.好.

夫君,我了解你,单单凭感情是伤不了你.你是什么人呐!

    我猜,一定是,你心里明白,这次,无论是

          喝特仑苏  还是  载金箍咒

    都不管用了. 大有

          折戟沉沙   壮志未酬

    的感叹.是不是.

    夫君想开点,生命是有限的,能力是有限的.你不虚此行,也就算了.

谢谢夫人宽慰.屋中寒冷,夫人小酌几杯,手谈一局如何.

好,干.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据说,引力场和电磁场的无源部分是容易统一的.

    你只须把有源的一点点加进去,就行了.

嗨嗨,夫人还给我出主意,你能想到的,那些物理精英早想过了.轮不到我了.

    近来,我也感到心力交瘁.

得了吧,你交什么呀,交桃花运吧.    ( 暗指: http://you.video.sina.com.cn/m/1177253407 )

    真是,一息尚存......

    我再给你出个主意,把广义相对论摆平如何,这对你,还不是举手之劳么.

夫人说的是,不过,我有为难的地方.一是有点不仗义.

    你是知道的,我去桃花庵的路上,他放过我一马.

    现在,再对他出手,有点赶尽杀绝了吧.过些时日再说吧.

    另一方面,如果仅仅只是摆平广义相对论,

    那么,数学上比我高的人,必然先于我,把我的工作应用于引电统一.

    如同弱电统一借助于规范.

    多么好的肥牛,还是留着你我二人烧烤吧.

夫君,我觉得,大块的文章你可能写不出来了.

    按照你的理论,没有大房子是不行的.

    要是打假的人,现在打你就好了.

    万一,这东风不刮,你可就很惨了.

夫人放心,事物的发展有它自身的规律.要相信历史唯物主义.

    另一方面,我的推算,虽不如西游记中泾水龙王那么精准,但也八九不离十.   

一提起推算,我忽然想起,夫君你,可是算卦的高手.

    你是入室六爻弟子,我还知道你的师傅叫什么名子.

夫人,千万别提什么师傅了.好不好.

怎么,有点忌讳是不是? 我偏说!

    你师傅叫张鹤鸣,是一贯道的坛主,而一贯道是解放初被镇压的反动会道门.

    他住在离朔县司马泊十几里的地方,对不对.

    他传授你一本秘笈《卜筮正宗》,

    这六个铜钱在你手里出神入化,什么应与不应,那一爻发动等等.

    真是文王八卦鬼谷神课再现,相比之下那些易经专家什么都不是.

夫人,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弄不好,人家误会我气味相投,封建迷信,就麻烦了.

你可真够谦让的.这还用得着误会吗!

    你的那本《斥力在宇宙学中的应用》只引用一篇中文参考,恰好是方励之。

    你的量子场论的老师是刘辽。

夫人,这都是巧合。

嘿,巧,怎么专和你巧。

这.....,娘子,快不要再说了,行不行.

不说! 我偏说,你不是历史唯物嘛.

    你父亲是双料的对不对,历史加现刑.巧吧。

哦,是,是,我好像一直都围着井边转。

呵,你可真会说话,真会美化自已.

    好像你,冰清玉洁,出水芙蓉了是不是.从良的吧..

你才.....不和你说了.

我才什么,不敢说是不是, 长记性了,是吧.

    说你从良,你不高兴.我下个套.

    让你不打自招.你信不信.

我不信,我没有言,没有行,你套什么。

好吧,咱们说点别的.

    按着你的推算得.今年上半年,打假的人会打你.是吧。

    一打,你就成了公众人物.那时你将如何?

我不和你说了,我觉得,今天,娘子情绪不正常.

嘿嘿,你是说!,还是不说?!

说,说,我说.我除了念六字真言,还念自编的经文:

    什么都不要说,就是不要开口.开口就装糊涂.

    不是物理的不说.不是物理的不说,不是物理的不说.....

    见人三分语,交浅莫言深.

着(招)哇,你肚子里没有犯忌的东西,你怕什么? 你怕什么呀!

    你深知,有所思必有所言,怕说走了嘴.是不是.嘿嘿.

    说你从良,你还不服.

我是不服,我压根就没有过不良,我从的什么良.

    我一心向学,

          学海无涯苦作舟    书山有路勤为径

    我又苦又勤,

这只是一种转移,你蒙不了我.

    未触及灵魂.接着说吧.

后来,我遁入空门,法号悟色.

    我懂得了,世上的人,各有各的来路,各有各的去处.

    用不着怨这,怨那.只须一心向善.

别跟我玩这套唯心的.

    弱者和心理有缺陷的人才信佛.和尚本人并不信佛.

    你是什么人,你能信佛? 你拉倒吧!

    渡你的那位高僧,给你起了个"吾色"的法号.真是慧眼.

夫人是知道的,我对哲学有些了解,其中包括历史唯物论.

    在历史的舞台上,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已的演员.

    导演是谁? 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无论发生什么,不存在个人的恩恩怨怨.

嗯,这么说,认识上,还有一定的.

娘子,你比文字狱还歪.

    有刑事犯,政治犯,没听说有肚子犯.

怎么没有,肚子下面是万恶之源.不整治不行.特别是对你.

娘子风趣.不过,肚子里的不能作为凭证.

让我拿凭据,这可是你说的.好吧.

    夫君,我看过你的书,看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很了不起.

    当然,对于原来不懂相对论的人,看不出你的书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有一点不明,你为什么不用世界线,双曲函数. 为什么不详细讲述四维时空.

夫人,有些具体的工作,有的人做,比我更合适. 另外,书要突出要点.

    我说过多次,我是干什么的,是画.....

好了好了,我再问你.有个庞加莱群,你知道吧.

    好像,可以从洛仑兹变换退化为伽里略变换,

    这样,你的时空独立性就完了.

娘子所说的,正是我这篇文章要说的,方法论问题.

    数学与物理是有区别的.

    娘子不简单呀,还知道群.

    既然夫人知道群,为什么不给我生一群孩子?

哈哈,哈哈,入局了. 想知道吗?

哦.....不不不....不想不想.

不想呀,晚了,你自已看,这是不是凭证:

    http://you.video.sina.com.cn/m/1177253407

    她在唱歌之前说:"这首歌献给我的网友色僧".

    哼哼,原来是你,你恶心不恶心,什么东西,老不正经.

夫人,宽恕我一次吧.

一次? 真的是一次么,你再看:

    http://phys.blog.sohu.com/

    你和她在酒仙桥吃了一顿饭,对不对.

    最近又要请你,你留言说,黄标车进不了城. 是不是吧!你说!

夫人,我再也不敢了.

你看,那瓶红的么,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辣椒水.

夫人,我老老实实交代,就饯了我,行不行.

你交代交代我听听.再说.

我就是闲着没事骚一下,能量有富余.

    也许,万一遇到一个很理性,很有能力的人.交个朋友而已.

    当我出现险情时,预后好,救我,预后不良,立刻了断我,别让我受罪.

你不是要找颜如玉吗?

都什么时侯了,还找什么玉.找个朋友送我到火葬场就行了.

你不是有亲戚吗?

五六年都没有音信了,我是不和任何人来往的.你是知道的.

    况且他们不理想.再有,他们认定我是穷命,怕受连累.

先不说这些,你接着交代你的艳事,一五一十的如实说来! 说!

还有,小刘

    http://photo.blog.sina.com.cn/photo/49e0da3443fc7f859e799 

    在朝阳区的蟹岛吃了一顿,照片中的那辆车是我的.

好哇,行啊.海南岛有人请,你也去.

    今天,这样,每一件先放着,容我有空慢慢的审你.

    你先把你所有骚情过的一一交代.

    你只要一停,那瓶红的就是你的.

夫人饶命吧,我再也不啦,永远不啦.

    我的胃粘膜....

哼! 你不是会粘么,到处粘糊,能量有富余么.

夫人,饶饶饶......昏昏睡去.

    突然,大声呼喊,娘子救我,孔子学院的老外咬我.

看,把你吓的作噩梦了.

    其实,对你呵护还呵护不过来呢.

    但是,未来的难题需要你全力以赴的.

    你看看你,都才华横溢了.



 

2011.1.30.